道德沦丧小队长

最爱从小事与细节里表现人物感情√细腻的甜甜的感情最棒了!

(张漾x霍震霄)《同道中人完结(十四)》

顾泛叹了口气,轻轻把皮箱扣上,对着南江汇那说一不二的人下了判决:不超过两天。没人能在阎王爷面前耍横。

       霍震霄第一时间收到了这个内部消息。顾泛对他说生死簿上的这一笔已经记下了。南江汇的掌舵人要死了,怪不得各地纷争不断。这也许对于张漾是个好消息,霍震霄如是想。果不其然,张漾凭借自己的铁腕,在人家还没死的时候就开始挖南江汇墙角行动获得了伟大胜利,张漾现在是名副其实的老大,尽管张老爷子处处看不上张漾,但是也干不动了。

        霍震岳把霍震霄找出来单独谈话,内容简单明了的概括一下:你去张家和亲。中心思想就是要霍震霄去接近讨好张漾。本来以为这么有辱斯文的事情会让自己这个白兔弟弟鼓起勇气反抗,没想到霍震霄借坡下驴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都准备回家卷铺盖了。

        张漾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大好消息,喜讯与噩耗纷至沓来,顾泛在为张老爷子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癌症的对应症状,张漾从来不知道那耳廓上的小疙瘩竟然能要了人的命。张漾不通医术,又信不过顾泛,亲自去找了大夫来再看一下,那人是张家的亲信,号脉之后,叹了口气。

       霍震霄发现张漾一夜之间长大了,整个人都很不一样。父母健在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个人把你当成小孩子,父母不在了,你就真的变成大人了。

        张漾一直都沉默着,手里的活计都没有耽搁。霍震霄握住了张漾的手,示意他停下来一下。

       “我妈,死在张老爷子的手上。当着我的面,毫不犹豫的一枪。那时候还没有霍震岳呢,他们说我妈是军阀的血脉必须要杀了她,不然我们家就不能在这里做大。”张漾诧异地挑起眉。“我妈刚死,他就去接来了霍震岳,告诉我那是我的哥哥。他一来,就成了大少爷了,而且还是亲生来的。你说,我是不是比你惨一点?”

       张漾也不回答,抓住霍震霄白白净净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摩挲。“你恨他吗?”张漾突然发问。

        “不知道,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好像这一块感情被人挖走了一样,有人替我恨他。”霍震霄知道自己可能患有人格分裂,但是他又不知道怎么跟张漾这个大文盲解释。

        霍震霄跟张漾聊了聊之后,去找了顾泛。

        顾泛注视着霍震霄干净的眸子,明白这终究不是那个他深深迷恋、希望被他踩在脚下的人。“你要知道,我只能引出你的另一个人格,但是我办不到把他抹掉。”顾泛叹了口气,在此之前,并没有这样的先例,他虽说是被培养的第一批全科医生,但是他也做不到。

       “我以后要和张漾好好过日子的,总不能瞒着他我有这个怪毛病吧。不然万一哪天那位想出来重见天日,张漾会以为我中邪了的。”

  “为什么不自己告诉他?”

        “我每次跟他说话,他的智商都直线下降,就知道傻笑。”想到这,霍震霄情不自禁地扬起唇角。

        张漾和顾泛的长谈一直到深夜。

        张老爷子的葬礼本来应该让张家一阵兵荒马乱,但是被张霍两人已经层层渗透过的各个部门井井有条。

        夜里,张漾跪在灵堂上,霍震霄推门进来,也跪在他旁边。张漾侧过头看他,皱着眉头说:“地上凉,我自己跪吧。”他这才发现霍震霄穿了一件纯白的西装。

        “来,咱俩一起给老爷子磕一个。”霍震霄捅捅他。

        “二拜高堂——”在两人额头触到地面时,霍震霄朗声道。

        张漾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旁边的爱人。

        “张老爷子,我,霍家二少爷霍震霄,从今日起就是您儿媳妇了。我肯定帮你看着张漾,不会让他败坏您的家业。我俩以后要是领养了孩子,就要俩,一个跟一个姓,绝对公平。我从前洁身自好,无不良嗜好,学历高收入高,有房有产业,您儿子跟我肯定不亏。您要是反对,就今晚给张漾托个梦哈。”

        当天晚上霍震霄就往张漾的牛奶里扔了两片安眠药,一觉到天亮踏实的不行。

        第二天早上,霍震霄就被张漾亲醒了。见霍震霄哼哼唧唧地,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张漾赶紧说:“我爸没托梦!他同意了同意了!”

       “我早就知道了……嗯……”霍震宵揉揉眼睛,显然不怎么高兴。

        “你怎么知道?”

        “这个嘛……”霍震霄一大早脑子还没醒呢,不知道怎么编瞎话比较好。“我这么好,你爸凭啥嫌弃我。”这是大实话不用编。

        霍震霄把被子一蒙,把张漾重新蒙回去,拍了拍,宣布:睡个回笼觉!

       于是,安稳的日子,从这一刻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

历时很久完结撒花!



【昀然脑洞】秦明x马晓

“儿子,你微信!”

马晓正在洗澡,从门后探出一个湿漉漉的脑袋大喊:“妈!你帮我看一哈,四辣一锅喽!(妈!你帮我看一下,是哪一个啊?)”

“叫什么老洁癖秦小明的!”

“诶!”马晓匆忙扯了浴巾围在腰上,冲了出来,一把抓起手机,跑回屋子里看。

“这个秦小明要四女娃儿就好了。”马妈妈又擦起了桌子。

——————————————————————
昨晚看了幸福马上来,方言迪迪也好可爱啊

同道中人完结准备中

◎此人极好勾搭警告◎

听说可以置顶搞一发!!!

这里顾承文,叫文文就行【文文真的是我的小名( ॑꒳ ॑ )我妈希望我文静一点不过看来我让他们失望了xxx】

我觉得我很外向而且不是话废(都是自以为的)专业领养内向的小朋友(ノ∀`)

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手工  橡皮章,拼豆,染卡啥的都搞√

自学吉他中 \(*T▽T*)/

字控,收集癖,文具控√

勾搭我!快!【撩腿——x】

接受小窗勾搭!快来和我发生任何cp以外的关系(。´-ω)

【长顾】关于沈十六⑤(又名我的一个聋瞎义父)


        长庚在路上看见了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坐在台阶上喂一只小奶猫。小猫很乖,趴在小男孩腿上,小男孩用小勺子挖出一点奶糊,小猫一点点地吃完。

        长庚突然也好想养一只小活物,要看起来温顺又乖又漂亮的那种。但是想起胡格尔……长庚眉头紧皱,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沈先生家门口。沈易正在院子里摆弄一套钢甲,听见脚步,抬起头说:“长庚来啦,十六!长庚来啦!长庚,你叫他出来晒晒太阳。”

        长庚进门的时候,沈十六正快步走出来,一看见长庚立马扶住门框,摸摸索索地。长庚心念一动,把他又拽回屋了。

       “十六,你饿不饿?”长庚期待地看着他。

       嗯?这刚吃完午饭饿什么?沈十六楞了一下,回答:“不饿。”

       “真的不饿吗?”长庚的眼神暗淡下去。沈十六心里不落忍,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还是顺着这孩子的心意,说:“你这一说我有点饿了。”

        “那我去拿东西给你吃。”长庚站起来快步走到厨房,在灶台上翻翻找找,只找到一包绿豆糕。

        过了一会儿,沈十六见长庚回来了,手里捧着个碗,碗底是一堆绿色糊状不明物体。“这是什么?”沈十六怀疑地看了长庚一眼,见长庚兴奋地脸都微微发红,大眼睛里跟有星星似的,觉得就算是豆虫羹今天也非吃不可了。

        “我没下毒,来,我喂你!”长庚舀了一小勺,凑到沈十六嘴边,沈十六闻到那甜腻地味道,皱了皱眉头,但是小长庚都送到嘴边了,沈十六硬着头皮张开了嘴。

        长庚完全沉迷于这种饲养投喂的乐趣,一勺接一勺,把这一碗绿豆糊糊全喂了下去。沈十六觉得十年以来的糖都没有今天吃的多,现在吃的嗓子眼里都齁得慌,但是长庚很高兴,又拿出帕子轻轻擦沈十六的嘴角,目光极其兴奋。

        吃完之后,长庚又要给他梳头。在小长庚脸上这样鲜活的情绪并不多见,沈十六只能乖乖坐好。长庚一遍一遍用手捋顺沈十六的长发,反反复复的摸索,这样的亲昵绕是沈十六也觉得有个面热。

        沈易进来叫俩人吃饭,就看到沈十六坐在凳子上,长庚站在他身后,沈十六倚在长庚身上睡着了,长庚正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沈十六的嘴唇。

        再想起自家老爹,沈先生不禁仰天长啸,为什么人家干爹干儿子都比自己这个亲生的亲昵。不过没关系多年后,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



——————————————————————————

嘿嘿嘿十六小喵香不香!
     

【宇龙】我忘了说(下,有车!上车啦!)

         朱一龙并没有在散场以后回酒店,反而在一间民谣酒吧落座,就着一段慵懒的小调喝了个七荤八素。一个胖胖的男人在他不远处,也是孤身一人,他挪到朱一龙旁边的沙发上,冲着朱一龙举起酒杯。

       “这一杯敬我们繁花似锦的明天。”男人看着杯里只有一半的红棕色酒水。

       朱一龙却是因为旧爱而杜康解忧,也举起杯子说:“我这一杯敬离我远去的爱人。”男人有些意外的说:“看面相你不像是会为情所困的人,难不成我看走眼了?”说罢抬起手揉了揉眼睛。

       朱一龙在酒精的作用下暂时放下了慢热,笑出一个淡淡的气音:“确实不是了,我放过他了。”

        有些人等之不及,便只能离开;有些东西求之不得,便只能放弃。

       “后悔吗?”

       “有什么好后悔的?”

        朱一龙喝酒其实向来有分寸,感觉晕晕乎乎的就离开了酒吧,嘴里满是青柠酒的香味。一路晃着晃着,心里却不断翻涌着男人的话,一遍遍拷问着自己的心:你不后悔吗?

        哼,要是他现在能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跟他好!朱一龙赌气的想。刚巧走到酒店楼下,白宇正倚在树上,仰着脖子,看着朱一龙的房间亮着的灯,眼里映着灯光透着迷恋。

        我收回刚刚的话!朱一龙脚下一顿。

        堆积了几天的潮气和阴郁,远处的天空滚来了一声闷雷。

        朱一龙:……

         或许是心有灵犀,白宇冲朱一龙看过来,四目相接,眼里满是震惊和埋藏在眼底的爱意。白宇大步走来,抓住朱一龙的双臂说:“龙哥!我……”朱一龙知道他要说什么,这人多眼杂,赶忙截住了他的话,把他拉回酒店。

       一进房门,白宇就把朱一龙抵在墙上,脸凑的很近,炽热的呼吸喷在朱一龙的脸上,朱一龙难堪地偏过头。“离我远点。”朱一龙轻声说。

       “龙哥我,我跟她分手了。”白宇急切地把朱一龙的脸扭回来,拇指抚摸着朱一龙的耳侧。“你怎么能……”朱一龙皱起眉头。

      “是她甩了我!”此言一出,白宇才觉得有哪里不对。“龙哥,连她都看出来,我喜欢的是你。”白宇凑的更近,紧紧盯着朱一龙的双眼,把他禁锢在自己怀里。“龙哥,我会做饭,有房有车,父母健康,无不良嗜好,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吗?”

       白宇紧张地咽了口水,期待着朱一龙地回应。

       朱一龙垂下眼,嘴唇紧紧抿着。这算什么?他刚刚下定决心要相忘于江湖,白宇就又来乱他的心曲。白宇对怎么可以在这么快的速度内又开始新的恋爱呢?朱一龙没觉得白宇是个渣男,但是他分手后马上来找自己,就好像急于找一个下家一样。

        “你是鱼吗?”

         白宇一愣。

         “恋爱对于你就像水一样,无论是什么水,你都能够生存。我跟她,只是你的水吗?”

         白宇冥思苦想,终于跟上了朱一龙文艺的节奏,说:“她是海水,但是我是一条淡水鱼。”
 
        朱一龙注视着白宇,忽然释怀地笑了。

        那白宇现在,就是他的爱人了吧。何必想那么多呢?他还爱白宇,白宇既然也愿意跟他在一起,那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呗。能快乐一阵就享受着吧,长久与否,都是时间可以验证的,要是现在做出选择,那岂不是连着一会儿的快乐也没有了吗?朱一龙向来是个活在当下的聪明人。

        “那好吧,让你看看我是海水还是溪水。”朱一龙凑近白宇,轻轻亲了他一口,笑的眉眼弯弯。

        白宇那一刻,听到了自己擂鼓一般的心跳,他的心脏在替自己狂欢,否则现在嗷呜一声实在太破坏气氛了。
         “那我们可否来一个鱼水之欢?”白宇伸手搂住了朱一龙的腰,掀开衣角把手伸了进去。




【下文车见评论链接!!!!!】

其实码的时候没有想写车,后来就赢来了结局的当头一棒,还是决定让感情在浓烈一点!

发出北宇老师的声音:点关注不迷路!老铁双击六六六!

看完了,不想说话

【宇龙】我忘了说(上)先微虐后甜

   保证HE!保质保量!当场见证xxx!保证下甜!!!!!    

         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直觉,白宇的女朋友在白宇如往日一样的关怀中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就像是今天,他们发现了一家很棒的餐厅,两人都觉得这里的米粉味道非常好,白宇把这碗米粉从肉夸到汤,听得老板都送了他俩饮料。走的时候,她一直在等,等着白宇会说:“下次咱俩再来!”

        她没有等到。是他忘记了,还是他想和别人再来一次而不是自己呢?

        白宇完全没发现女朋友的敏感心思,满心想的都是龙哥,龙哥肯定会喜欢的,他最喜欢一丝一丝按照纹理切成块的牛肉了,他会把肉用筷子夹起来,一丝一丝的咬着吃……

       说着说着,白宇眼前几乎全是朱一龙沾了油的唇,红红的亮亮的,那么好看,他多想……不,越界了。

        白宇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一段恋情里爱上另一个人,简直是传统意义上的渣男。但是他无法说服自己,因为他在他的龙哥身上,看到了爱情的模样。

        不知道是在哪看到的一句话:真正的爱情是想要跟他一起在海边看日落一辈子而不是在风口浪尖冲浪疯狂一次。

        当年他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正好,她出现了,在这个时间里,他把自己的爱给了她。总是有点敷衍的味道,这个女孩与他之间始终隔着模模糊糊的东西,就好像爱神没用箭把他俩严丝合缝的定在一起。

        他的龙哥给他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每次触碰到他的肌肤,那种温热,从指尖一直涌到心房,就像是他俩的心紧紧贴在一起那般温热。

        从那天开始,白宇的女朋友更加与白宇亲近,频繁出现在朱一龙眼前。

       朱一龙收到了剧组群里发的邀请,一起去KTV。白宇的女朋友,也会去的吧。朱一龙在等,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在等什么。等白宇的告白吗?他向来都是不吝啬说爱的。思来想去,也许是在等白宇来给他俩的关系下一个定义。看到白宇和女友手挽手出现在门口,朱一龙突然泄了气,就好像看破红尘一样,他不再等了。

       所有的欢喜,忧郁都在酒精和音符的催化里发酵,平时从不主动要求的朱一龙拿起了话筒,这掀起了一波起哄。白宇看到朱一龙像往常一样抿着唇,不好意思的笑笑,一笔一划的在屏幕上写下了《我忘了说》。

           我忘了说决定不再等你了
           相信时间会让我们更成熟
   
       我们双双过了为爱而伤神的年纪,却偏偏遇到了真正的爱。也许是不够成熟,我难以做出决定。

        从此以后各自坚强去面对生活
        我会微笑继续向前走
         ……

        朱一龙只是看着屏幕上的歌词缓缓唱完了这首歌,就像往常一样,记不住歌词。白宇却看出他并没有专注于字幕,而是透过屏幕,在回忆过往。

        我忘了说,谢谢你,爱我。

         “我觉得你今天要被两个人甩了。”女友的话惊醒了游神的白宇,她拍了拍白宇的肩膀。夏夜的风格外闷热,让白宇呼吸不畅。“你不爱我。散了吧,拜拜。”白宇又呆呆的看着她上楼。

       白宇一步一步在街上晃,轻车熟路,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朱一龙的酒店楼下。就像是老天安排好的,他的助理只有这次没有订跟龙哥相同的酒店,这是龙哥喜欢的酒店,只因为早餐是自助,可以叫厨师下一碗米粉,味道很正宗。白宇又想起来他发现的米粉店,想起当时满心满眼的都是他的龙哥……

      
       

       

写了宇龙的rps,在犹豫要不要发(*´ェ`*)

【欧然】同道中人(十二)

        霍震霄现在自然是不怕的。霍母出现之后,刚刚的害怕也烟消云散了。先不说他作为一个法医,不相信这些,霍震霄对一切丑丑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好感,现在除了觉得诶嘛这玩意儿太丑了,完全没有感觉。
     
        霍母抱住他的时候,有明显的安慰回护之意,她可能以为霍震霄会很害怕,轻轻揉了揉霍震霄的发顶。霍震霄没有感觉到一丝丝活人的温热,但是触感来的很真实。这是个梦境吧,原来梦里这么真实的。霍震霄有点进博物馆的意思,颇为感兴趣的东看西看。

       周围并不是一片漆黑了,他们似乎在一个什么桥上,有流水的声音,周围雾蒙蒙的,湿气很重,霍震霄觉得自己身上的米色布料西装的颜色都变深了。

       “妈。”霍震霄从善如流的叫了一声。这个称谓很多很多年没有出口,但是现在叫出来一点也没有小说中描写的羞涩,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称呼跟阿叔阿伯一样,霍震霄早就没了对于来自母亲的亲情的计较。

        女人没想到他会这样叫,霍震霄感觉到她僵硬了一下,随后女人快步上前,穿过了霍震霄的身体,把他与梅楽楽的魂隔开。“滚吧。”霍母开口依旧凌厉非常,就像巾帼将军对敌。

        看来母亲在下面也是个厉害的人物,这挥挥手就来百万雄兵的气势。霍震霄在心里暗自鼓掌。

        梅楽楽是个新来的孤魂,也不懂什么规矩,很可能是魂魄不全导致有点缺心眼,还不依不饶的靠近,叫着老套的还我命来。霍母突然伸手,玫瑰红色的指甲猛的张长,一下子戳进了梅楽楽的脸,五指往中间一拢,梅楽楽的脸皮瞬间扭曲在了一起,成了血糊糊的一团。

        呕。更丑了。霍震霄默默捂住了脸。霍母直接用手指甲挑着梅楽楽的魂,扔下了桥,还有噗通一声呢。

        霍震霄醒来的时候,张漾正在看报纸,这是当地专门报家长里短的的报纸。张漾看霍震霄醒了,连忙凑过来坐在床边,轻轻亲了亲霍震霄迷迷糊糊的脸蛋,用温水浸了的毛巾轻轻给霍震霄擦脸,一边说着今天的趣事。

       “昨天半夜曹家的那位生了,生了个女娃儿,据说奇丑无比,脸上的五官全部挤在一起,产婆都说被吓坏了,那孩子腹部还有一大片通红的胎记。”

       霍震霄愣了一下,哼笑一声,拍了拍张漾的手臂道:“改日登门贺喜,这几天准备一点礼。”

       曹家向来是吃人血馒头的,有钱有的很不光彩,不知道多少富商巨贾得知曹家太太怀孕后在暗自里逼逼。 张漾转念一想,觉得霍震霄就是想去看看热闹,看看津门第一丑是啥样的。

        幼稚。张漾给霍震霄下了个定义之后笑的见眉不见眼。